政策理论
首页>> 政策理论>> 正文
马万祺:“中国共产党最忠实的老朋友”
2015年12月03日 11:58来源:《中国统一战线》 (点击: )

    1993 年 3 月 24 日,全国政协八届一次会议举行第四次全体会议。马万祺就澳门基本法草案作题为《澳门同胞的一件大事》的发言。

    马老先生正如周恩来同志高度评价的,是 “中国共产党最忠实的老朋友”,他也是中央统战部的老朋友、好朋友,每次部里有领导到访澳门,必去看望马老先生。我曾先后陪同黄跃金、张廷翰、楼志豪、陈喜庆等部领导去过马老先生位于西望洋山的家里看望。记得一次,我们坐车进院后,马老先生穿着一身宽松、柔软的衣服正在门前两棵罗汉松间打太极拳,一招一式沉稳而舒展,这是马老先生一生挚爱、健身强体、保持长寿的运动方式。马老先生家里,一进门四圈摆放的是广东人喜爱的硬木长沙发,那是他会见来访者的地方,背后的一排椅子既是工作人员和家属坐的地方,也是大家合影留念最多的地方。每次会见给我印象最深的,是马老先生十分关心国家时政,常向北京来的领导了解最新的中央精神和相关政策, 并就这些问题发表自己的看法。此外,马老先生也常常谈起自己与叶剑英、廖承志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结下的深厚情谊以及在 “文革”中不避嫌疑地去探望他们的情景,但从未提及结识他们的缘由。直到马老先生去世后,看到人民网为马老先生整理的生平事迹才详细了解到,马老先生是中国共产党影响下的爱国青年,从抗战开始,就接受中国共产党的影响,为中国共产党筹集和运送所需物资。解放战争时期,支持爱国民主运动,开展对港澳工商界的工作。 后来受叶剑英同志之托为解放海南岛和抗美援朝提供运送物资。在新中国成立后,全力支持国家建设,利用港澳特殊地位,打通中外商道,因而马老先生成为中国共产党最可信赖和依靠的朋友,在党和国家需要的时候,他给予了最实实在在的支持和帮助。

出席 1979 年民建和工商联代表大会的代表 : 香港中华总商会副会长王宽诚 (左一) 、 澳门中华总商会副会长马万祺 (左二) 。摄影/新华社记者白连锁

    马老先生是一位沉稳、淡定、睿智的老人,为统一战线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。社团是澳门社会重要的组成部分,由于澳葡当局对华人管治相对薄弱,造成澳门华人社团在当地公共事务中作用影响大的局面。由于何贤、马万祺等一批爱国人士担任了澳门主要社团的领导,形成了澳门半个解放区的局面。 在交涉解决 1966 年澳葡当局迫害澳门居民的“一·二三”事件中,澳门中华总商会在中国和澳葡政府之间扮演了民间桥梁的角色。马老先生长期作为中华总商会的主要领导,在团结当地华人与澳葡当局做斗争,开展与内地经贸往来方面做了不少事情。特别是内地实行改革开放以来,广东是率先实行经济特区的地区,几任主管广东的领导,叶剑英、杨尚昆、习仲勋都是马老先生的老朋友。 马老先生主动向中央建言献策,要积极吸引华人华侨的投资,并率先与霍英东、何贤等人一起在广东从化温泉修建合资宾馆,在广东修建了四座大桥,有力地改变了广东水网密布,交通不便的现状,马老先生自己又在老家佛山修建了璇宫酒店,为广东改革开放的基础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    澳门回归提到议事日程之后,马老又担任了澳门基本法筹备委员会副主席的职务,在澳门回归的问题上,马老根据澳门的实际情况,提出两条很有意义的建议,给人印象深刻: 一是澳门虽然不像香港驻有英军,但为了体现国家主权,回归后也要派驻中国人民解放军,作为国家主权的象征。二是葡萄牙进驻澳门有四百多年的历史,土生葡人作为葡萄牙人和当地华人通婚混血的后代, 在当地人口中占有一定的比例,并形成了特有的文化,澳门也是他们世代的家园。按照国籍法,只要选择了中国国籍的土生葡人,他们应该享有中国公民的权利,他们中的代表人士可以安排参加国家的政治事务,比如担任全国政协委员。正是根据马老这一建议,中央统战部主动提出,在全国政协委员安排土生葡人没有实现之前,中华海外联谊会可以先安排土生葡人做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,土生葡人欧安利在担任了全国海外联谊会理事后,又于这次换届担任了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。

    首届澳门行政长官选举是澳门回归的一件盛事,马老先生作为澳门特区筹委会副主任委员主持了会议。当199 位推选委员会成员投票结束后,马老先生非常庄严地把 “开箱” (点票)读成广东音的 “开枪” ,对老人家这种不够标准的普通话,全场先是一怔,接着爆发出善意的开怀大笑,这一场景被大家作为经典花絮流传下来。澳门回归后,以各界庆祝澳门回归筹备委员会为主筹办了在陕西黄陵敬立 “澳门回归纪念碑”的相关事宜,纪念碑由澳门特别行政区首任行政长官何厚铧先生题写了 “澳门回归纪念碑”的碑名,碑石后面的铭文由澳门著名侨领和诗人梁披云老先生撰写,由澳门著名书法家林近先生书写。受中华海外联谊会邀请,2000 年 4月 5日清明节,澳门各界人士代表团赴黄陵参加公祭活动后,在黄陵举办了敬立澳门回归纪念碑仪式,由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央统战部部长王兆国和全国政协副主席、澳门各界庆祝回归筹委会主席马万祺揭碑,马老先生作为代表团团长在立碑仪式上作了题为 “历史的丰碑、永久的纪念” 的讲话, 马老先生在讲话中特别强调了 “为纪念澳门回归这一民族盛事,澳门各界人士在中华文明的源头立一块新的碑石以告慰先祖,昭示后人 ”,在马老先生的率领下 ,圆满地完成了这一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工作。

2006 年 10 月,作者(前排左一)陪同时任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 ( 前排左三 ) 看望马万祺。

    马老先生作为最坚定的爱国者和中国共产党的追随者,每有重大政治事件,他总是坚定地站在党中央一方。在国家需要的时候,马老总是义不容辞地挺身而出。在新中国成立伊始,很多人对新中国还持观望态度,1950 年春中央政府首次组织的港澳工商界东北观光团,马老先生即担任了观光团副团长,廖承志代表中央统战部和政务院华侨事务委员会到车站迎接。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五周年庆典马老先生即成为港澳代表团成员,1955 年国庆又担任了港澳代表团副团长。此后,只要内地有需要,象华东水灾等,马老先生总是站在前面。

    马老先生作为传统意义的儒商,自幼在家庭和老师的教育下极为喜爱中国传统文化,这为马老的爱国主义思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马老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大家庭。马老生于商人之家,又娶世家的女儿罗柏心为妻。夫妻二人琴瑟和谐、举案齐眉,妻子是其最好的贤内助,为其生养了七子二女,其乐融融。他儿女的名字也极富中华文化色彩, 含有 “礼、仁、义、信、仪、慧、友”等字。马老家里还有一悬挂起来、印有花纹的金属器,每逢开饭敲击通知家人,取 “钟鸣鼎食”之意,既有传统文化的色彩,又符合大家庭家业兴旺的特殊需要,并省去传唤之烦。抗战时,二人结婚将婚宴的五万大洋捐给广东妇女组织,开展救助因战争失去父母的孩子。马太罗柏心一直以澳门的妇女事业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,创办了澳门民主妇女协会,担任了澳门妇女联合会会长,当叶挺家族在澳门的房产由何贤购得捐献出来,后成为澳门妇联的第二幼儿园,经办得有声有色。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央统战部部长的刘延东同志 2006 年年底访问澳门时,她特意参观访问了这一具有历史和现实意义的场所,可惜当时马老先生因病已不在澳门。马太2000 年去世时,马老先生的情绪极为低沉,很多人都担心马老先生的身体和情绪,幸而马老先生坚强、子女孝顺,得以九十五岁高龄辞世。

    我 1997 年 10月到澳门工作,作为与马老先生相识已十来年的后辈,他老人家特意关照有事可找他。当我 2000 年底离开澳门时,马老先生将我唤到家中,赠送他亲笔书写的条幅,鼓励我努力工作。我非常感念老人家的细心、周到、关爱。现在这位坚强、慈祥、宽厚的老人走了 , 5月29日清晨,我在北京三零一医院起灵仪式上恭送马老先生最后一程,并默祝老人一路走好。

Copyright 2013-2021
版权所有:西安工业大学党委统战部
电话(总机):029-86173058  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学府中路2号  邮编:710021 陕ICP备15000397号-4